跨界并购:伪市值管理的游戏

2014-06-06 08:53:22 来源 证券时报 | 作者

  6月5日,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马云和恒大地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满面春风地步入设在广州的新闻发布会会场,随后两人宣布达成协议,由阿里巴巴集团向恒大方面支付12亿元,增资扩股后,前者将拥有恒大足球俱乐部50%的股权。电商教父跨界玩“足球”,便成为当日资本市场上最大的新闻。

  但这并不是近期唯一的“跨界”新闻。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观察,近段时间以来,A股市场上就有数家上市公司玩起了“跨界”游戏。6月4日,梅花伞公告,其在二级市场的股票名称正式变更为游族网络(002174)。同一天,姚记扑克(002605)在继与500彩票网合作之后,又公告称将以1.3亿元进军生物医疗领域。前一天,皇氏乳业(002329,股吧)也在其复牌公告中宣布,将并购重组的目光投向影视传媒业,并且要一举收购两家公司。

  “跨界”游戏风生水起,其背后是A股市场并购风潮的到来,有数据统计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并购市场共完成交易359起,同比大涨71%,无论是产业整合、整体上市还是借壳买卖,你方唱罢我登场,动作频频,热浪滚滚。并购重组是一个永恒的市场热点,同时也是舆论关注的一大焦点。那么,对于这些玩票“跨界”并购的案例,市场和舆论聚焦的地方都有哪些?

  战略需要,还是游戏一场?

  首先,最受舆论关注的是跨界本身。离经叛道的跨界新闻,本就很能抓舆论眼球,如此前网易创始人丁磊跨界养猪、武钢养猪等新闻,便受尽媒体和网民的调笑。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观察,对并购标的的选择,如网易、武钢这等喜欢“新、奇、特”的公司并不多,更多的公司喜欢的是当前市场上的热门题材或热门概念,如此前“涉矿概念”大火之时,几乎“全民皆矿”;又如当下手游概念和影视传媒概念正如日中天,上市公司便蜂拥而至。

  就文化传媒行业而言,据媒体统计,2014年前4个月A股市场共发生并购80余起,其中有29起为跨界并购,绝大多数是传统行业并购影视娱乐,如禾盛新材(002290)并购金英马,浙富控股(002266)并购梦响强音,中南重工(002445)收购大唐辉煌,皇氏乳业并购御嘉影视,熊猫烟花(600599,股吧)收购华海时代等。影视文化企业成为资本游戏中众人争食的香饽饽。手游行业的并购势头亦丝毫不弱,不乏大手笔,如最近的巨龙管业(002619)豪掷30亿并购艾格拉斯,又如主营汽车塑料油箱生产销售的顺荣股份(002555)欲以现金加股权作价19.2亿收购页游平台运营商三七玩60%股权,等等。

  但,是否跨界就能产生化学反应?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1982年)乔治·斯蒂格勒便曾明确指出,没有一家美国大公司不是通过某种程度、某种方式的并购成长起来的,几乎没有一家大公司是靠内部扩张成长起来的。经典的“并购悖论”也认为,尽管一半的并购会以失败告终,但不曾进行并购的公司很少获得成功。可见,并购作为公司在内生增长之外的最重要也是最有效的扩张渠道,本亦无可厚非,但通常情况下,公司进行并购之时,首先需要考虑标的公司与本公司的行业相关性、业务协同性,以及企业文化差异,需考虑并购后整合的难度和风险。

  当前A股市场上的情况却是,许多上市公司进行并购之时,都抱有强烈的“投机心理”,具有相当的盲目性,一味追逐市场热门题材和炒作概念,却不考虑产业整合的需要,没有长期的、全盘的扩张战略。如被指“一年三跨界”的湘鄂情(002306,股吧),便被部分媒体评为“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型。

  自高端餐饮行业进入寒冬之后,作为“民营餐饮第一股”的湘鄂情,便由餐饮转向新媒体、大数据、环保三项业务,一年之内,数次跨界。媒体报道普遍认为,湘鄂情如此跨界相关性不大的产业领域有点“不靠谱”,显得战略不清。一方面,湘鄂情涉足的环保、影视、互联网行业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外行人未必能玩得起。另一方面,湘鄂情的盘子摊得太大,优势被摊薄了,风险却越积越多。如此玩票,也难怪投资者选择“用脚投票”,起初,湘鄂情欲进军环保时,市场还会报以一两个涨停,但随着方向越发混乱,市场便不再作陪,甚至以逆市大跌报之。

  高估值背后,有利益猫腻?

  当前上市公司都喜欢跨界热门的概念或题材,而通常热门的概念或题材都有畸高的估值,因而见诸新闻的跨界并购案例,所涉及的金额无不动辄以亿计算。许多公司由此被媒体和投资者批评“用力过猛”,而标的的畸高估值背后,也容易让舆论怀疑是否尚有其余猫腻。

  对于手游或影视传媒行业的标的,动辄上十亿估值高不高?是不是买贵了?其中有多少泡沫?其中是否涉嫌利益输送?这些通常都是舆论和投资者重点关心的问题,而多数公司均无法清楚地解释,抑或是给出的答案无法令人信服。此外,一些公司进行跨界并购的时点,或并购期间管理层的一些动作,亦值得推敲。如某些公司进行跨界并购之时,正临近大小非减持时点,便难逃借概念做高股价之虞。如华谊兄弟(300027,股吧)与银汉科技的手游并购案,当并购方案公布后,股价一路走高,而迎来的却是公司高层来势汹汹的减持潮。如此跨界,最后还不是由投资者买单?

  更有甚者,在进行跨界并购的时候,还涉嫌内幕交易。如华谊兄弟并购银汉科技一案,去年6月初因重大资产收购停牌的华谊兄弟,于7月末复牌后股价不断上涨,而其被运作提前泄露的传闻也不绝于耳。有传言称,华谊兄弟的保荐人和财顾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有分析师预先知道其有关方案,并自行购买了华谊兄弟的股票,该案件或涉内幕交易。尽管公司公告予以澄清,却始终难释舆论之疑。又如长城影视(002071,股吧)借壳江苏宏宝一事,就曾一度因为参与重组的有关方面涉嫌违法被稽查立案,重组申请被暂停审核。其间其股价暴涨12个涨停,背后的一只精准进入的理财产品便将公司推向内幕交易的风口浪尖。多数公司陷入内幕交易漩涡,并非主观意愿,而是舆情管理机制不善,意识不强,从而导致信息泄露。

  是否战略需要,是否暗藏利益猫腻,正是跨界公司所面临的问题,也是媒体集中质疑的焦点所在。也有部分观点指出,跨界并购正是上市公司进行“市值管理”的手段之一,认为并不排除这些公司对自己的市值有诉求,公司借市场给概念股的高市盈率拉升市值,或是为收购原业态相关标的创造条件。不过,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首席分析师彭松曾指出,市值管理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其中包含公司本身的业绩水平、经营管理能力、资本运作能力、舆情管理能力、投资者关系管理能力等多个要素,如此仅借一时的并购炒作,只能算是“伪市值管理”,不能取得长期的效应。